炸开喜马拉雅山,改变青藏高原气候,不用牟其中动手就快实现了?

“我们现在正在论证一个惊天下的设想,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宽50公里的口子,让印度洋上的暖湿气流经尼泊尔吹进青藏高原,彻底改变那里恶劣的生态环境,摘掉那里的落后帽子,把青藏高原变成美丽富饶的鱼米之乡。”

这段话出自90年代的中国首富牟其中之口,很多人可能已经在很多年前就听说过他的这番言论,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,觉得非常不可思议,但也不禁陷入思考,青藏高原,真的有机会变成鱼米之乡吗?

牟其中

牟其中的方案是让湿暖气流进入青藏高原,照这样说,如果青藏高原的气温上升,降水量增加,就能全面地改变这里的自然环境,变成宜居地。

而最近中国气象报社发布了一篇标题为《全球变暖背景下青藏高原发生了哪些变化》的文章,文章中的种种研究结果似乎都预示着,不用把喜马拉雅山炸开,青藏高原已经在发生变化了。但青藏高原发生了变化,真的是件好事吗?

青藏高原发生了哪些变化?

研究团队在进行青藏高原的科考时,研究人员发现,阿里地区的河流和湿地周边的绿色植被增多了,湖泊面积增大了,生态环境总体变好了。公路、湖泊的周围随处可见藏羚羊、藏野驴、藏原羚等野生动物。

此前,这些地方是干旱的,寒冷的,但最近几年一直在悄悄地发生改变,人们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不那么干燥寒冷了。戈壁上也开始有了绿色,青藏高原的气候已经变得更暖、更湿。

藏野驴

为什么青藏高原的生态环境会出现这些变化呢?

研究结果显示,从1961年开始,青藏高原的年平均气温就一直在上升。1961年~2020年间,年平均气温每10年上升0.35℃,超过全球同期增温速率的2倍,而且这一变暖趋势在可预见的未来也将持续下去。西藏自治区过去50年的地表年平均气温每10年升高0.31℃,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
1961-2020难青藏高原年平均气温变化趋势空间分布图

气温上升,为植被和动物都提供了适宜的温度,动植物的存活率提高,生殖繁衍效率也增高了。而且生物数量增长离不开水源,气温上升的同时,降水量也变多了。

降水量的监测依旧是从1961年开始至2020年,青藏高原的年降水量平均每10年增加7.9毫米。特别是2016年以来,降水量持续异常偏多。2016年至2020年这四年的平均降水量达到了539.6毫米。降水量增加带来的是湖泊水量增加,青藏高原80%以上的湖泊出现了扩张。

1961-2020年青藏高原年降水量变化趋势空间分布图

气候适宜,水量充足,空气变得湿润,牧草产量增加,植物和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大。不仅如此,植被数量增加带来的是含氧量的变化。

清华大学、青海师范大学等四所名校合作,在2017年~2020年连续4年对青藏高原的野外含氧量进行了实地测量与定点观测。结果发现,青藏高原野外测定的氧含量在19.94%~20.66%之间。青藏高原边缘地区的含氧量相对较高,比如塔里木盆地、青海湖、祁连山和云贵高原等地,但高原腹地的含氧量相对还是低一些。

所以,经常去西藏的人就有明显的感受,青藏高原地区一年比一年美了,含氧量比以前多了一些,高原反应也没有那么严重了。乍一看,曾经我们心中的“无人区”似乎要成为“宜居地”了,应该是好事。

青藏高原

但其实,青藏高原表面的这些看似美好的变化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高原“发烧”,冰川“哭泣”,冻土“瓦解”

首先,气温升高后,很多地方也开始出现极端高温,青藏高原开始“发烧”了。气候变暖促使冰川持续退缩、冻土加速融化,强降水、暴雪等极端天气发生的频率也在升高。有的地方开始频发泥石流、山体滑坡崩塌、冰湖溃决等自然灾害。

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影响和危害不言而喻,最需要重视的是冰川消融和冻土融化。青藏高原的冰川大都处于高海拔低纬度地区,所以这些冰川对气候变化很敏感,气温稍微有所上升,就会加快融化速度。而且中国大部分的冰川都聚集在青藏高原,如果冰川一直在加速消融退缩,短期内会造成江河流水量增加,时间长了,冰川很可能完全消亡或面积减小,河流下游的径流量就会逐渐减少。

冻土融化问题也不可小觑,我国冻土面积居世界第三,多年冻土的面积占我国陆地面积的21.5%左右,多年冻土是青藏高原自然生态系统中重要的组成部分。冻土的组成复杂,它其中除了固体颗粒之外,还有冰、水和空气组成,所以它是极其不稳定的,会随着温度的变化而出现动态变化,然后缩减。

在最近几年,高原的多年冻土已经由150万平方公里缩减为了126万平方公里,减少了16%左右。冻土的融冻情况对工程建筑的安全有很大的影响,比如我们熟知的青藏铁路和青藏公路等。

冻土融化

除此之外,青藏高原的气候如果一直以这样的趋势变化,或许未来50年内青藏高原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比如高寒草地可能会逐渐退化,逐渐退出青藏高原,加剧土地沙漠化。高寒草地退化了,就可能会影响当地的畜牧业发展。

也许现在在我们看来,青藏高原发生的变化都是正向的,但凡事不能只看表面,仔细剖析这些变化的成因后,才会发现背后隐藏着更多的危机。

如果真的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口子,引入印度洋的湿暖气流,会发生什么呢?

印度洋的季风暖流打造的气候环境的确很适合发展农业。但先不说炸开这条山脉的难度有多大,能不能实现,会不会造成地质灾害。就算真的炸开了,大量的暖流一股脑地进入青藏高原后,气温可能会急剧升高,降水量也会急剧增加,比气候变暖带来的变化大得多。

这样的话,当地的自然环境在第一时间内肯定是缓不过来的,那么上述的极端高温、极端降雨、地质灾害增多、冰川消融、冻土融化等种种问题就会接踵而至,危害性也会成倍增加。

牟其中也好,其他有心人士也好,想通过改变青藏高原的气候来打造一个富饶的,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的想法出发点不坏。但改变气候很容易产生蝴蝶效应,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,不能通过这种“简单粗暴”的方式来达成目的,否则最后的受害者,还是我们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