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连队与10座界碑:官兵们的脚踩踏到哪里,哪里就变成了路 – 中国军网
一个连队与10座界碑■解放军报记者 陈小菁一个“怒”字,给这儿的山水增添了许多冷峻。怒江大峡谷,简直一切走近它的人都会凝思屏息——长约300公里的峡谷底部,江水一路吼怒,奔涌向前。两岸是平均海拔3700米的高黎贡山,一条狭隘通道弯曲于山崖一侧。翻越高黎贡山,便是这条峡谷最奥秘的中心地带——独龙江。峡谷的止境,横亘着喜马拉雅山脉,国际上一切的路好像都在此停步。远眺怒江大峡谷。2014年,怒江大峡谷独龙江地道通车,进入独龙江的旅途让记者形象深入。动身前,越野车驾驶员一口气往车上放了2个备用轮胎。车跑起来,那条镶嵌在雪山上的险径,拐弯多得数不过来,碎石时不时从山体上方滚落……足足7个小时,咱们刚才走完这条近百公里的盘山路。驻扎独龙江岸的边防武士,就日子在这个简直与世隔绝的环境中。明澈的眼眸、质朴的言语,一个个挺立如界碑的身影,一份份无言的崇高……就在这样一个让一切路都停步的当地,有这样一群年青边防武士,达观而坚强地护卫着祖国的边防,看护着一块块矗立于高山之巅的界碑。翻雪山、穿森林、溜索渡江,这群边防武士巡守的当地大多“有线无路”,他们用自己的脚“走”出了一条路,用日复一日的坚持,让那些日常日子中简直被淡忘的词语再次烫灼于心——芳华与职责,远方与家国,平凡与巨大,英豪与忠实……这群年青武士,是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某连官兵。现在6年过去了,守防的官兵已不再是旧日那群年青人,但官兵们接力看护的10座界碑仍旧矗立高耸山巅。人迹罕至的当地本来没有路,官兵们的脚踩踏到哪里,哪里就变成了路。走过“月亮河”瀑布。连队有这样一条巡查路,通往边境线最北端的一座界碑。官兵来回步行近400公里,完结一次巡查要走7天。困难旅途中,他们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雪山,蹚过70多条溪水……另一条巡查路说起来有些浪漫,官兵巡查途经一条瀑布,独龙族同乡叫它“月亮河”。通往界碑的小路是在瀑布中的石壁上开凿出来的,官兵每次穿过“水帘”都得穿上雨衣,把武器装备裹在雨衣里……瀑布另一端是一片桃林,每到春天花开茂盛,官兵巡查至此似乎走进“桃花源”。补葺巡查路,替换溜索设备,陆航直升机峡谷巡查不再是梦……聊起今日连队的年代变迁,现任指导员莫桂荣如数家珍。这些新变化让官兵们戍守的独龙江边关愈加坚实结实,但这儿仍是一个归于峡谷与雪山的国际,一个肯定意义上的远方。原始森林中的许多通道,都是经过独龙族员生生世世在林间打猎时,用刀在树上砍出的路标来辨认的。一茬茬连队官兵据此制作特别“手抄地图”,还在上面写满巡查“密语”:某处树洞可容2至3人过夜,某山腰常有野兽出没,穿越某森林扎好袖口裤脚防蚂蟥,走过某水瀑留神山猴袭扰……山外的国际富贵喧嚣,峡谷深处的芳华故事仍旧连续着“贡献、据守、界碑、巡查”这些主题词。无尽的远方,很多的人,都与你我有关。这样一个细节闻之怦然心动:连队老兵退伍时,他们都要捡一块干干净净的石头摆放在山巅的界碑下。或许,在脱离连队的老兵心里,自己便是那块山石,祖国的界碑便是给自己芳华带来纯洁之光的“生命图腾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